养生

央视没落离不开它的老大哥心态新闻新闻

2019-06-14 23:49: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央视没落离不开它的老大哥心态__中心_IT商业IT商业

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如果让央视来做,那快乐家族估计就是李咏、朱军、董卿、周涛和毕姥爷,每周六我们都能听一遍《难忘今宵》。

【IT商业专栏作者/肖 遥】央视大裤衩刚刚打好地基的时候,坊间就有一条玄乎的预言流传开来,大致是说:央视大裤衩建成之日,就是央视没落之时--据说这条窥得天机的谶语是出自某位风水大湿之口,大湿向央视高层建议,大裤衩的形状与地理位置会形成一种不祥的风水格局。

传言早已无法求证,不过央视在观众心中的地位不比当年,却是不争的事实。

从我自身的角度来讲,现在整个中央一套只有两个节目与我有关,其一,《联播》;其二,春晚。前者是为了练习吐槽,后者为了等一个叫赵本山的男人。

遥远记得在央视看过的一部电视剧是《贞观长歌》,N年之前了,比开心农场还遥远。这几年看电视剧都跑到了上,而看的电视剧却没有一部央视拍的。

曾经还迷恋过一阵子《走近科学》,这节目虽然号称中国科普的一面旗帜,但据我观察却发现它非但没带着观众走近科学,反而与科学渐行渐远,甚至公然挑衅观众智商,那故弄玄虚的情节与无厘头的结局,一度让我认为是林正英和周星驰当了制片人。  已经有人分析说央视逐渐被观众抛弃是因为新兴媒体以及地方电视台对它的冲击,而央视的脑残粉基本都在40岁以上--中国社会还没老龄化,央视已经提前老龄化。

央视的老龄化不仅体现在观众,还体现在它的心态。政府首席喉舌的身份曾经让它近水楼台先得月,在所有电视台中享有无数特权,比如让联播和春晚走进各大地方台,比如对一些重大事件具有转播权--毋庸置疑的老大。

但当老大的代价就是要听话,要规矩,要乖,有些事情小弟可以放开了做,央视就要谨言慎行。比如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如果让央视来做,那快乐家族估计就是李咏、朱军、董卿、周涛和毕姥爷,每周六我们都能听一遍《难忘今宵》。

谨小慎微体现得明显的莫过于春晚,虽然近两年春晚在形式和内容上都有走平民化路线的趋势,但是走上荧屏的节目还是让我们见识到央视审查机制的严格。且不说赵本山因为怨气不上春晚的传言是真是假,至少在蛇年春晚的舞台上,曾在德云社小剧场甚至江苏卫视的春晚上都能够如鱼得水的郭德纲一上了央视就黯然失色了,二十来分钟的相声基本没笑点--据说他的新相声没通过审查,又没法三俗,老郭和于谦只能用陈年老段子糊弄完事。

我敢打赌,郭德纲如果连续上十年这样的春晚,这个二手的艺术家肯定成为另一个姜昆。

值得一提的是央视近几年离开的主持人,比如黄健翔经过凤凰台和湖南卫视的洗礼,逐渐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邱启明从一个主播突然成为一名婚恋节目的主持人,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还有说着 春天来了,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进入了发情期的赵忠祥,从央视退休后加盟东方卫视的舞林大会--似乎离开央视之后,这些主持人的潜能都开始爆发了,而前两位,还是被央视嫌弃的主持人。

央视这种谨慎、封闭的性格源自于其国企的身份。国企内部组织机构庞大而僵化,条条框框过多而束缚创造力,重要的一点,国企员工做事都是给领导看的,而不是给市场看。

所以央视的没落与其体制问题分不开,也与其向领导看齐而不向市场和观众看齐有至关重要的关系。

以前是观众围着央视转,但如今央视还是那个央视,但观众早已不是当年的观众。

不过央视2012年末和今年推出的一些新的节目单元似乎正在做着一些尝试,想要改变一贯严肃的形象,挽回年轻观众的心。

比如放下身段和湖南卫视合作了,比如谢娜与朱军对坐聊人生了,比如吴莫愁等选秀明星也能来央视蹦跶了。

这在两年前敢想象吗?以前央视的综艺节目无非《正大综艺》和《曲苑杂坛》,如果你还记得后者,说明你已经老了。

放开心胸、放低身份、放眼市场,这不仅是央视应该做的,也是所有国企应该做的,此时不变,未来就只有被颠覆的命运。

这就体现出开放市场的公平性,在这里,一切天之骄子、官二代富二代,以及老大哥不可一世的心态,都是在自取灭亡。

鳞状细胞癌
怎么开微信商城
天津脑瘫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