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两位将军被戴绿帽后

2018-09-15 11:33:02

川东大竹县与广安县也是县与县相邻。在这土地上,出生了两位在民国时期大名鼎鼎的高级将领,一位名叫范绍增(1894-1977),号海廷,绰号“范哈儿”,“大老造”,四川省大竹县清河乡人;另一位叫杨森(1884-1977),字子惠,原名淑泽,又名伯坚,四川省广安县龙台寺乡人。在此不谈他们的军旅生崖及政坛诸事,来说说他们曾经都被戴了“绿帽”的尴尬风流事。 解放前,在四川高级将领中拥有妻妾多的也要数范绍增和杨森二人。将军就是山中的猛虎,有人明知山有虎,偏偏要向虎山行。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也要去摸。别说是将军被戴了绿帽,就是一般百姓戴了绿帽也是难受的,谁不痛爱自己的心上人,心上人就是心中的一朵鲜花,一旦这朵鲜花被别人摘了,心里是一个什么滋味?两位将军被戴上了“绿帽”,他们又是怎样来面对这样的尴尬风流事的呢?

1933年的一天,在师部里满脸怒气的范绍增对副官说:“派几个人到重庆城开明学校把王世俊密秘抓到范庄来关押,同时将在其校的紫菊捕回来。”

副官听了,行了军礼下去。

不久,副官又进来行礼报告:“师长,二人已经被抓回来了。”

“将他们各自关起来,听候处置。”范绍增命令道。

范绍增为什么要抓这对男女?这重庆开明学校学生紫菊是范绍增的小妾,她长得白净脸面,唇红齿白,弯眉大眼,楚楚动人。紫菊被送到这学校里读书后,她那迷人的脸儿把王世俊迷得如痴如醉,这王世俊也年轻,未婚,是位有渊博知识的年轻校长。王校长借找学生谈话以紫菊开始结触,逐渐二人就眉来眼去,达到被地里互相拥抱,并肩同行,身影出现在公园里那花前月下,二人竟达到同床共枕了的目的了。他们这样暗地里的私生活,纸是包不住火的,有人把这个情况密报了范绍增。王世俊和紫菊就这样被抓了。二人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这时才知道鸡蛋为何要跟石头碰撞?恨走桃花运带来了大祸,认为事已至此必死无疑,等待着去见阎王了。

这范绍增知道自己被戴上了绿帽子,想起自己威名传天下,气得寝食不安。他苦苦地思考着怎样来处理这二人。是砍头?是枪毙?还是沉河?还是活埋?不管用那一种刑,他这位能够指挥千军万马上战场的战将,现在处决这二人是不用吹灰之力的,只要他一声令下,就像是路上的蚂蚁被行人踩死一样。他正在思考中突然卫兵来报告:“师长,外面有几人跪求要面见师长。”

“让他们进来。”范绍增点头同意。

这几位跪求者起来随卫兵来到范绍增面前,一进门又连忙跪下磕头为王世俊和紫菊求情。这跪求几人是王世俊紫菊的亲人。这个川军师长范绍增,幼小时生就一副胖脸大耳,憨模憨样的,人们称的“范哈儿”。他这一个人耿直、爽快、义气,江湖上的人提起他都十分敬重。此时的范绍增见状,叫卫兵扶起几人后并叫坐下。他想起自己四十来岁了,妻妾成群,加之忙于军务,对年纪轻轻的秋菊缺少深爱,自己也有责任,大人应该大量,饶了他们吧。他决定要放人,但他又一想,何不来做一个人情,成全这对青年做一对终身相伴的夫妻,把这紫菊收为干女儿,把王世俊作为干女婿。范绍增叫卫兵把王世俊紫菊带来。一会儿王世俊、紫菊被带到范绍增面前,二人吓得浑身打抖,面如土色,双膝跪地求饶。范绍增叫解开绳索请起。他接着对紫菊说:“不必害怕,我收你为干女儿,你就和王校长成亲吧!”

二人感激不尽,又磕头谢恩。仍不敢起来,范少增大声说道:“请起来,我姓范的说一不二,君子遗言,驷马难追。卫兵请传我话,立即办几桌酒席,祝贺我干女儿干女婿喜结良缘,他们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酒席场上,十分热闹,新郎新娘一身新装,贺喜来宾个个都说范师长菩萨心肠,大仁大义。宴毕,范绍增又送紫菊5000大洋作为嫁妆费。

话又说这位杨森,他是进过正规军事院校的原国民党陆军上将二十军军长,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他经历了辛亥革命、护国战争、军阀混战,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手上也沾满了人民的鲜血。

言规正传。只说杨森他也曾被戴了绿帽的事情。杨森的众多妻妾中,七姨太曾桂枝,九姨太蔡文娜都是美女中的美女。

这七姨太曾桂枝,贵州毕节人,14岁嫁给了杨森。她身材极好,面目也十分美丽。20岁那年被杨森送到上海某大学就读。这一去,曾桂枝就像笼子里的鸟儿被放了出来,展开那翅膀飞翔起来。她面对这样的生活使她感到了自由,感到开心。班上有位陈姓同学,和她年龄一般大,他长得就像戏剧里的白面书生,天天结触,暗送秋波,二人的爱情火花烧燃起来了,曾桂枝和恋人牵手同行,入舞厅,进花园……这杨森对曾桂枝早就安有耳目来观察她的一切行动。这耳目把情况报告给杨森。杨森听了报告,气得拍桌子、摔杯子,大骂不止,发了好久的脾气他才静下来,接着叫人冷静高度保密地去把曾桂枝接回四川渠县防区。

这天在校的曾桂枝就要走了,就要和恋人分手了。这陈姓同学又怎么舍得她,他将一枚祖上留下的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二人背地里又是口吻,又是拥抱,亲热得都愿把对方装进肚子里。他向她说:“你回去向他(杨森)作介绍,给我谋份美差。能让我们暗地里相爱下去,等那老头子(杨森)死了,我们就成真正夫妻多好啊。”

“我一定尽心设法……”曾桂枝答道。

曾桂枝依依不舍地辞别了陈姓同学,高高兴兴回到了川东渠县。这曾桂枝在杨森面前照常耍娇,嗲声嗲气,自以为红杏出墙之事作得天衣无缝,认为是神不知鬼不觉。他拿出陈姓同学的照片向杨森说:“这是我的同学,给他安排一份好的工作吧。”

“叫他来吧?工作由他挑选。这样的才子,就任渠县的教育局长吧。”杨森搂着这曾桂枝,很自然地答道。

曾桂枝听了,万分高兴,她连忙写信叫情侣来四川渠县。她写的信也被杨森派人拆开,其信件里她与陈姓同学的温情暖语全暴露,杨森暗自咬牙决定杀掉这二人。曾桂枝仍蒙在鼓中,没有一点不祥的预感,他不想想这杨森喝的酒比她喝的水多,过的桥比她走的路多,足智多谋,多少文武双全人都是他的败将,一个小女子在他那头脑里要昨过办还用得着认真来思考,她那肠、肝、肚、肺全被他看着透透切切了。

陈姓同学收到信后,立即在上海起程。

这一天曾桂枝要到渠河边迎接陈性情侣。杨森向他说:“为了你的安全,叫了两位警卫随同。”说完立即又叫来两警卫去护送曾桂枝。

陈姓同学西装革履,提着行礼,站在船上,春风满面。他抬头远望着耍来迎接他的曾桂枝。他下了船,离开码头,他多高兴和情侣又要重逢了,有了她的荐举,这一生岂不高官厚禄?他做着美好的梦,两眼总在盯看约好来迎接他的曾桂枝,他刚走到地名叫鲤鱼桥的地方,几位宪兵暗地里突然向他开枪,他应声倒地,行礼从手上丢下来,鲜血涌出,动了几下后再也不动了。他仰面朝天,张嘴露牙,暴尸路旁。曾桂枝也在寻看远道而来的陈姓同学,这时陈姓同学已经上岸于人群中以她错过了。突然枪响起人群里惊叫起来,都认为是土匪抢劫。这稍远的枪声曾桂枝万万没想到是他情侣的生命终止了,她还在高兴地等待他,看着这密集的人群她继续张望,她没有看见她的情侣,他准备上船去寻找他。两警卫突然大声说道:“太太,别怪我们无情,奉军长之令,送你上西天。”说话时枪就响了,曾桂枝也许没听到两警卫说的什么,枪声一响,她就要倒地了,她把头转向二警卫,用手指着,一句“你们……为什么……要杀我……”的话还未讲完,曾桂枝就倒在了船边河滩上,鲜红的血水流出来,吓得在场人惊叫,躲闪不及。

杨森又派士兵把这枪杀的二人尸体捆上巨石,沉入这渠河里。

杨森的九姨太蔡文娜也红杏出墙,在华西大学爱上了个小白脸吕某,这吕某是位进步青年。杨森令卫兵在重庆官邸乱枪打死后蔡文娜,叫来众位姨太太看其下场。后将尸体丢旁边废井里用泥土填平了事。这蔡文娜还在沪县中学上学时,就因美貌而出了名,被列为校花,她的气质超凡脱俗,令人催眉折腰。杨森也被她容貌和气质打动了,当即就差人去说媒。结婚时,蔡文娜只有14岁。结婚后杨森宠爱她的,常常带着她出入许多大型的场合,因她天生丽质,花容月貌,受众人夸奖。她的死据后来有关史料记载说蔡文娜在成都上大学的时候,因思想比较进步,是被军统毛人凤设计陷害的,她也就这样死在了杨森手中。

1949年12月范绍增在渠县三汇率部起义,杨森去了台湾。历史的长河滚滚流去,千千万万的事件载入历史书册,是好是歹,让后人评说。二将军在对待被戴上绿帽这风流尴尬事上,范的慈善心肠,杨的毒辣手段给当时的人们和后人都会留下深深印象,赞扬和愤恨都会在评说中,永远也不会消失的。

女士花衬衫
绿光激光笔图片
瑞祥·御锦一期社区实景-四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