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近土耳其到底在闹些啥

2018-08-09 19:23:52

近日土耳其境内发生多起针对中国的游行示威活动。

其间,一些在土耳其旅游的中国游客受到袭扰。

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也在近日发布旅游提示,提醒在土中国公民注意加强安全防范,切勿接近或拍摄游行队伍,尽量减少单独外出活动。

自摆乌龙的暴力队伍此轮暴力事件中,伊斯坦布尔出现了数起由土耳其极右翼成员组织的游行活动。

这些土耳其的极右翼分子举行大数次集会,高举反?华口号,在中国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前进行抗议活动。

此次集会参加示威的人群不仅仅高举土耳其国旗,还打出了蓝底星月的东突厥斯坦国旗;参加集会的人群中,不仅仅有土耳其本土的右翼分子,也有一些偷渡自新疆的土耳其公民。

近日土耳其境内发生多起针对中国政府的游行示威活动虽然来势汹汹,但是这次暴力活动还是出现了几次乌龙事件。

个事件让韩国游客躺枪。

极右翼集会的人群高呼口号,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贝雅基特广场附近出发,行进到了伊斯坦布尔老区(法提赫区)的苏丹阿赫迈特广场。

法提赫区是土耳其国内尤其是伊斯坦布尔的主要旅游景区,而苏丹阿赫迈特广场由于紧邻蓝顶清真寺和圣索菲亚大教堂,因此更是海内外游客游览的中心区域。

在这里,游行的人群看到了一些在徘徊在托普卡帕宫门口的中国人。

此刻游行人群经过自我激怒,早已经头脑发热,理智不清,于是叫嚷着冲过去袭击中国人。

景区附近的土耳其警察和安保人员连忙上前阻拦,终驱离了这伙极右翼分子,但是还是有中国人受伤了。

不过这次突袭之后,受害的并不是中国人,而是在此游览的韩国人。

大多数土耳其人分不清中日韩和东南亚人,而那些思想简单的极右翼分子,在神志不清后更是只顾着发泄,见到黄皮肤的亚洲面孔就以为是中国人,韩国旅客也在不知情中默默的躺枪。

另一件乌龙则是土耳其人自己打自己。

7月1日,一伙极右翼分子在游行中经过了伊斯坦布尔贝伊奥卢区的一家中餐馆。

由于中餐馆外悬挂汉字招揽生意,因而也成为了这伙极右翼分子袭击的对象。

他们不仅毁坏了门口的汉字招牌,还砸坏了餐馆的玻璃门窗。

正在打砸间,餐馆老板赶来,结果发现老板竟然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土耳其人,而餐馆内的服务员也都是旅居于此的维族人。

餐馆老板后来对媒体解释说星力加盟
,他只是希望开中餐馆赚钱养家而已,不过这些极右翼分子明知造了乌龙,也不得不死皮赖脸的说:谁让你挂汉字的,我们就是打挂汉字的招牌,并且威胁这个老板关闭餐馆,要不今后天天‘光顾’。

当然了,在伊斯坦布尔其他一些地方,以及土耳其境内一些主要城市的游行集会中,确实发生了极右翼分子伤害中国人的事件。

当自己国家的公民不分青红皂白,在极端思想的蛊惑下袭击手无寸铁的外国游客时,不仅仅让土耳其这个自称文明古国的大国蒙羞,更让同样旅居在中国的土耳其侨民倍感羞耻和压力。

土耳其对中国的错误认知土耳其此次之所以会爆发如此规模的极右翼活动,其主要的诱因来自于几个事件错误认知,产生的叠加效应。

首先是从去年开始,新疆地区的维族疆?独分子偷渡到中国南部的泰国、老挝和缅甸等地的人数有所增加,不少维族偷渡人员被当事国的边境安全人员以逮捕。

但是在逮捕之后,这些人往往声称自己是土耳其人,而土耳其驻这些国家的外交使馆也会时间前往探望,颁发土耳其护照并要求当事国政府予以释放。

这与中国政府要求当事国遣返的立场相悖,中国和土耳其也往往因此事件而经历多次外交风波。

土耳其国内媒体往往十分关注这些被扣留的维族人命运,通常会及时的跟进报道,并且以自我想象的莫须有罪名抨击中国在新疆的民族政策。

土耳其本国公民同许多中东国家公民一样,往往对于中国缺乏基本的了解,在媒体自我营造的意境忽悠之下,往往容易形成偏激的热点议题,刺激土耳其的民族主义情绪,也成为了土耳其国内极右翼分子发飙的理想话题。

第二个因素是此次事件时间节点敏感,加上土耳其社会对于中国的歪曲认知,也促使了此轮游行的爆发。

土耳其不少媒体历来将中国少数民族政策做歪曲化处理,往往一边倒的认为中国在新疆欺压维族,以博取媒体效应和背后的政治效应。

当每年的七五临近,土耳其境内的极右翼势力都会发动一波抗议浪潮,要求土耳其政府重视新疆问题。

这种曲解往往十分严重,比如近日土耳其联赛卡斯帕萨队的一名比利时籍土耳其球员奥兹图尔克就公开表示,自己拒绝了两家来自中国足球俱乐部的加盟邀请,其原因就是为了支持受苦受难的维族人。

奥兹图尔克对土耳其媒体表示:我每天都看报纸和,中国天天在屠杀维族人,维族人是我们的同胞,我们应当帮助他们!如此荒谬的言论

,却也博得了土耳其国内不少民众的支持和同情,可见土耳其对于中国的歪曲和不解。

第三个因素是土耳其国内不少媒体接连关注的中国禁止新疆伊斯兰教徒国‘斋月’的传闻。

一段时间以来,不少土耳其国内媒体都报道了中国禁止新疆尤其是南疆维族穆斯林前往清真寺礼拜,出国朝拜和守斋月的传闻,甚至越传越真。

加上之前土耳其对于中国的刻板印象,结果土耳其普通民众往往容易相信这些谣言。

笔者在游历土耳其期间,同不少土耳其老百姓闲聊。

常常有不少土耳其人问我,中国为什么屠杀穆斯林?他们认为中国的穆斯林受苦受难,甚至还会煞有介事的拿出土耳其和西方媒体的报道来佐证自己的观点。

尽管这些报道往往是无稽之谈,其逻辑混乱到无需辩解,但是土耳其国内不少民众仍然如此信服。

其实不止是土耳其,包括巴勒斯坦、埃及甚至其他一些中东国家,甚至是一些我们国内认为应当对中国感恩的国家,其民众也往往对中国形象和我们的民族政策缺少客观正确的认识。

这些现象,暴露了我们国内外宣工作的不足,值得国内的外宣机构反思。

新疆问题与土耳其政坛由于正处伊斯兰教斋月,土耳其媒体近接连报道了多篇中国压制伊斯兰信仰尤其是新疆维族穆斯林宗教活动的报道。

土耳其外交部甚至在近日召见了中国驻土耳其大使,并针对此情况提出抗议;中国大使则当面提出反对,并向土耳其外交部表明了这些报道的无稽。

尽管做出了澄清,但是土耳其社会尤其是极右翼分子仍然不依不饶工地洒水车
,组织了大规模集会并发动了暴力袭击,以博得眼球磁力搅拌器批发价格

其实土耳其极右翼分子年年此时举行集会,旅居在土耳其的中国留学生也往往见怪不怪。

但是今年抗议规模如此之大,且爆发暴力袭击,恐怕同土耳其国内政治有着不小的关系。

此次游行的活动主要发起者,是土耳其国内重要的极右翼团体自由之心。

自由之心同土耳其国内主要的右翼政党民族行动党关系紧密,而民族行动党则在今年6月份的大选中获得了13%的选票,成功进入土耳其议会,坐拥80席(总席位550席)。

尽管选举结束已经有一个月包装盒厂家
,但是土耳其各个党派组阁之事仍然未能完成。

大党正义与发展党席位未能过半,因此近12年来次需要同其他政党联合执政;正义与发展党的老对手德米尔凯什领导的左翼政党人民民主党则首次成功进入议会,同样获得80席。

在此背景下,如何组阁显得十分关键,除了各个政党领导人彼此私下交易谋划之外,充分利用社会舆论也成为了造势的关键。

作为中国和土耳其关系的敏感话题,新疆问题往往能够短时间内获得舆论注意。

比如去年当中国和土耳其就被捕偷渡者向泰国提出交涉之时,土耳其右翼政党领导人巴赫切利就在其社交平台上,抨击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领导人埃尔多安对维族人的命运漠不关心,而埃尔多安则反唇相讥,表示自己关注他们的命运,指责巴赫切利只会逞口舌之快。

在如今组阁艰难,各方势力暗流涌动的情况下,极右翼势力来一次大规模的行动表现实力,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对于埃尔多安来说,六月份的大选让正义与发展党丢到了传统的议会过半大党的身份。

其传统的政治领地、土耳其南部的库尔德地区由于对正义与发展党在叙利亚问题和经济发展问题上的失望,将选票投给了德米尔凯什领导的人民民主党。

德米尔凯什在选举前曾经公开表示将不加入正义与发展党组阁的政府之中,而传统的共和人民党则同正义与发展党不容水火,正义与发展党不得不向右靠拢,与民族行动党接近。

在此背景下,利用新疆问题来争取右翼和极右翼选民的支持,也就成为了当前主导土耳其政府的正义与发展党的主要目标。

于是在此次暴力事件中,我们看到了忿忿不平的土耳其外交部、深思理解黑中国的土耳其媒体和纵容游行队伍的土耳其警察部门,其后也有着深刻的政治变动的影响。

其实无论是早期的新疆分裂势力领导人阿力普提肯和伊敏,还是后来形形色色的各类疆?独势力,都将土耳其作为自己重要的大本营。

早期的疆?独势力往往借助于个人在土耳其国内的人脉,来获得土耳其对于自己的支持;随着土耳其和中国关系的不断发展,疆?独转而通过舆论、宣传和学术等手段来抹黑中国,获得土耳其的同情,进而影响土耳其的政治决策。

在此背景下,任何土耳其政府,尽管不少信誓旦旦的在访华期间表示尊重一个中国原则,但是回到土耳其后,面临政治竞选残酷的搏杀,都不可能完全抛开新疆问题。

中国在新疆问题上之所以时常觉得委屈,是因为中国在新疆问题上往往处于西方媒体被表述的地位;而我们的外宣机构由于各种因素的掣肘,话语权太小,几乎不可能影响当事国社会的民间印象。

因此每当土耳其敏感政治时刻出现时,我们一次次的看到土耳其右翼意淫新疆议题,加以炒作,藉此满足国内的政治需求。

可以想见,新疆问题依旧会持续困扰今后的中土关系,我们也要做好准备,做出突破,更要努力的发出自己的声音,激浊扬清传华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