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易宪容中国金融危机或引爆地产泡沫破灭已不远

2018-09-14 14:19:35

随美国QE的退出,新兴市场持续震荡不可避免。在这样的背景下,同样条件、同样性质成长起来的中国经济,任何黑天鹅事件都可能是引爆中国金融市场危机的导火线。政府对此决不可掉以轻心。

随着美国QE逐渐退出,持续了5年的廉价资本盛宴已经结束,国际市场大宗商品的繁荣也将告终,新兴市场经济国家的增长动力也由此而减弱,国际投资者对新兴市场也将失去信心。

这就是近月来全球新兴市场股价和汇价突然快速下跌,国际市场哀鸿遍野的原因所在。

1月23日,不少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出现了5年来最为严重抛售潮,其中阿根廷比索暴跌13%,这是12年来该货币最大跌幅;同时土耳其里拉、俄罗斯卢布、巴西雷阿尔、印度卢比、印尼盾、韩元等也都跌到各自货币新低。

面对国际资金突然撤出新兴市场,面对突然而来的经济局势逆转,不少新兴国家纷纷采取加息的方式来应对这种经济形势的变化。比如土耳其央行立即把回购利率由原来的4.5%,上调到10%。印度、南非等国也采取相应的紧急措施,但是要扭转新兴市场这种局面并非易事。

这些国家的名义利率上升并没有改变实质利率依然偏低的局势。这必然导致国际投资者对新兴市场未来经济不看好,国际市场资金流向的逆转也很难改变。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欧美国家推出了一轮又一轮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从而使得大量的资金从欧美发达市场流向新兴市场(5年内达600亿美元之多)。这不仅拉动当地的消费需求,造就了当地经济的繁荣,也导致这些国家各种资产价格暴涨及物价水平全面上升。

同样,中国作为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尽管最近一轮又一轮的新兴市场走资潮好象对中国市场波及不大,人民币仍然保持坚挺,国内股市震荡也与外部市场因素关联性不是太大,特别是中国有资本帐没有完全开放这道防火墙,更是能够把美国QE退出的风险阻止在国外。但实际上,国内市场对此抱有过于乐观的态度。

因为,近十年来中国经济增长方式与这些新兴市场国家没有多少不同,基本上也是以货币升值、资产价格(特别是房地产价格)全面上涨、物价水平全面飚升(可以中国以猪肉为主导的CPI指数严重低估其价格水平上涨)为主导,而且中国资产价格上涨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相比,其上涨幅度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从2005年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以来,人民币兑换美元的汇率已经升值达36%以上。而人民币的升值必然导致大量的外国资金涌入中国市场,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外汇占款增长超过2万亿美元以上。而大量的外资流入,不仅造就中国经济的短期快速增长,也加速了国内信用的过度扩张及严重推高国内房地产价格,也让国内物价水平全面上升。因此,中国金融市场同样存在巨大的金融风险。

面对这些风险,无论是索罗斯还是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希勒都在2014年1月初警告,当前中国金融市场之现状

易宪容中国金融危机或引爆地产泡沫破灭已不远

,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美国没有什么不同。比如影子银行的风险。当前中国影子银行(比如国内银行理财产品,2004年的规模只有500亿,2012年增加19多万亿,8年上涨了380倍)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风险有多高?这类资金不仅巨大,而且基本上都以高息的代价流入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及房地产市场。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资金不仅纷纷流入没有效率根本还不起债的大小项目,都是以房价持续上涨为前提条件。只要后者有些许的价格下跌,地方政府违约风险及影子银行的问题都可能爆发出来。

还有,中国房地产泡沫在什么时候破灭?至于中国房地产泡沫,当前国际评估机构连评估都不纳入其评估体系中,无论政府是否承认,其严重性是任何一个新兴市场无法比拟的,中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只是时间问题。现在问题的严重性是政府职能部门仍然在以侥幸心理认为房地产泡沫可以在增加住房供给条件下逐渐消化。但从温州房地产泡沫事件来看,中国房地产泡沫破灭已经不远。特别是随着美元的升值,借有大量美元外债的国内房地产企业将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此外,人民币的坚挺能够持续多久?当前人民币升值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与政府干预有关,因为,面对正在下行的中国经济维持人民币稳定或稍微升值是保持市场对中国经济信心最为重要的因素。当前人民币升值很大程度上是政府干预的结果,因为实际上人民币没有当前这种持续升值的条件。如果人民币坚挺不能够持续或人民币贬值,那么此前几年进入中国的资金外逃不可避免。

可见,随美国QE的退出,新兴市场持续震荡不可避免。在这样的背景下,同样条件、同样性质成长起来的中国经济,任何黑天鹅事件都可能是引爆中国金融市场危机的导火线。政府对此决不可掉以轻心。

精彩观点>>>

媒体:房价上涨未必会死人 下跌却一定会死人

谢国忠称2014房价会跌50% 最富小城买房肯定赚

全球金融危机进入第二阶段 房地产将首先倒下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昨日表示,从2007年开始的全球金融危机没有过去,只是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改革是走出危机的唯一途径。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部当日召开的“2014年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李扬说:“从2007年开始的金融危机,从美国开始迅速席卷全球,在岁末年初大家都要对形势做一些估量,我总的估量是危机没有过去,只是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李扬分析,从发达经济体情况看,危机最困难的时候过去了,但是造成危机的基本因素并没有消失,更重要的是在应对危机过程中采取了很多超常规的措施,这些超常规措施在阻止危机恶化的同时也加重了复苏的重负,使得复苏过程扑朔迷离。

“发达经济体经济发展方向严重偏向消费者导向,经济结构高度依赖服务业,而制造业已空心化。”李扬说,判断危机是否过去,就要看实体经济领域中经济发展方式偏颇以及经济结构扭曲的状况是不是得到解决,显然没有解决。

李扬说,危机最初是金融危机,表现为杠杆率非常高。去杠杆化是解救危机的一个必要路径,现在去杠杆并没有完成,在一定意义上还在提高。

“全球危机还没有过去,第二个表现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李扬说,危机初期曾出现一个现象,一方面发达经济体经济很不好,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很好,以至于出现一个概念,叫做“双速脱轨”,两类国家两个速度,而且是脱轨的。但目前,危机进入第二阶段,发达经济体稳定了,新兴经济体开始危机了。

在谈到中国经济时,李扬说,从2009年开始,中国经济进入一个新阶段,即中高速增长阶段,呈现出五个方面的突出问题:

减速问题。尽管现在7.5%、7.6%速度已经相当高,但这是从10%高的增速落下来的,两三个百分点的冲击相当大。“估计这个冲击需要几年才能消弭,然后进入正常的中高速增长阶段。”而对于这一速度的变化,国内外一直没有非常好的解释。

房地产问题。李扬说:“实体经济层面的房地产,我注意到谁都不谈,但是谁都知道它是一个大问题。”李扬预计,今年6月全国房地产登记系统启动之后,除了高房价问题外,房屋过剩问题也将水落石出,“现在这个问题非常突出,金融部门都在做准备”,“大家都说今年实体经济要出问题,首先就是房地产出问题”。

产能过剩问题。李扬说,产能过剩已经是一个“癌症”。经济增长速度上不去,还得靠投资,而投资上来后,又导致更多的产能过剩,这是体制的纠结。

金融问题。李扬说,发达国家是宽货币、紧信用、低利率,而中国的金融是宽货币、高利率、贷款难、贷款贵,这几个现象很荒谬地组合在一起,构成了中国今天金融业的现实。中国金融体系必须动手术,不能靠政策调整,因为政策调整解决不了深层次的问题。

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李扬认为,中国总体来说地方政府债务不是问题,但是在局部地区、局部领域却是大问题,必须要有所准备。

“危机深入到如此程度,根源在于实体经济出了问题,因此,走出危机的治本之策是改革。”李扬说,哪一个国家对自己的问题认识得最深刻、改革策略最完备、改革决心最大、效果最显著,哪一个国家就会在未来占据先机。(第一财经)

张平:中国房地产泡沫崩溃时间就是今明二年

日前,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在演讲中说,中国离房地产崩溃时间还有一些日子,此时要是能想明白,采用微调的方法还可以调节。

仇部长的话立刻引起了各界的担忧,很多民众在关切的询问:中国距离房地产崩溃究竟有多远?最让人不理解的是,既然仇保兴副部长已经谈到房地产崩溃问题,这说明房地产问题已经不小,但却又说政府可以通过微调的方式调节过来,这微调的方式管用吗?

笔者认为,现在无论是房价上涨还是下跌,对中国经济和社会的负面影响都是灾难性的。也就是说房地产业已经把中国经济逼入进退唯谷的境地。现在中央政府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一方面通过微调的方式将一二线城市的高房价稳在那里,最好做到隐中有降。另一方面,希望通过收入分配体制的改革,增加民众的收入,提高其购买力。最终达到房地产泡沫软着陆的目的。

所以我们看到了,新一届政府更多的是采取市场化手段来对高房价进行“微调”。在应对房地产调控方面不搞一刀切,各地在限购限贷方面可自行决断。而中央政府也不多干涉高房价,现在各地房价任凭市场自己来决定,政府所要做的就是通过增加保障房供应,这样既对城市中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进行托底,又可以起到一个平抑高房价的目的。

想想确实如此,中国幅员辽阔,地区差别迥异,经济发展很不平衡,调控房地产实行“一刀切”,无疑有些不合时宜。不少专家指出,房地产调控模式应该化整为零——不必中央出政策,北京的问题北京解决,深圳的问题深圳解决,二三线城市的问题二三线城市自己解决。这不正是中国一贯主张的因材施教、因地制宜、具体问题具体解决吗?

不过笔者认为,仅是靠“微调”只能迟滞房地产泡沫的破裂,而无法最终让中国的房地产“软着陆”。而且高房价长期维系在绝大多数民众买不起的位置,不仅需要大量的信贷资金支持,会带来更多的金融风险,而且还会带来社会夹心阶层的民怨。因为由于历史欠账太多和房价不断创新高等原因,政府部门提供的保障房远远满足不了广大中低收入群体的需求。

虽说现在离房地产崩溃还有些日子,但房地产崩溃时再进行调整,已为时已晚,日本在这方面就有深刻的教训。上世纪80年代,就是日本房地产崩溃的时间点。之后,日本经历了“十年之痛”。10多年里,日本经济增长始终徘徊在衰退与复苏的停滞状态中,人们后来称这次房地产泡沫是“二战后日本的又一次战败”。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中国应该警惕和警醒,千万不能重蹈覆辙。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无论宏观调控还是微调,如何保证“居者有其屋”,如何让公平正义的阳光普照,考验执政能力和智慧,检阅以人为本程度和人文关怀的民本情怀。现在很多专家都认为房地产崩溃遥不可及,但笔者觉得中国房地产崩溃之时并没有像仇部长所说的还有一段时间。

首先,房价涨了12年,也正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这样的增长是在牺牲了环境安全和助推通胀的情况下进行,显然这种高增长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如何做到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的平衡,将是政府、学界研究的课题。进入2014年之后,中国经济增长必然会主动调低,由原来的追求数量向提高质量转换,预计今年GDP目标可能定价在7%左右。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的收入预期将大幅降低,再加上今年央行的货币政策趋于稳健,所以房价上涨动能即将衰竭。

再者,加强对影子银行的监管,将使房地产投资受压。媒体报道称,监管层第一份全面规范影子银行体系的文件,在脱去影子银行“影子”外衣的同时,可能会在2014年形成一场加强影子银行监管的风暴。市场消息称,这份被称为“国办107号文”的《关于加强影子银行监管有关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由国务院办公厅于近日印发,说明影子银行并非个别金融领域的个别现象。

可能很多人觉得奇怪,近年来,房地产调控号角不断,但各地房价却接连飙升。虽然银行出于风控的考虑,开发商们在银行的信贷资金已经被斩断。但开发商们可以通过影子银行的渠道(主要是理财产品+信托业务)筹集,而现在银监会治理影子银行的目的很显然,就是截断当下大规模信贷之水通过或明或暗渠道介入房地产,通过杠杆效应放大债务规模和遏制房价上涨幅度,从而将更多的信贷资金之水引入实体经济。

最后,为了让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开僻新税源,国土资源部表示,将按中央部署建立部际联系会议制度,加快组建不动产登记局。鉴于近日发改委官员表示,今年拟研究推出房地产税法,这预示着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的构建将为开征房产税提供技术支撑。专家们声称在房产税方面已无立法阻碍。

笔者认为,房地产试点的扩围已箭在弦上,开征房产税有三大好处:一、让地方政府有了新的税源,从而摆脱对房地产业的依赖;二、房产税的开征有利于惩治腐败和缩小收入差距;三、房产税在房产持有环保征税,有利于降低高房价和高房租。

综合来看,想说二层意思:一方面,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崩溃的时间并不太远,从各种信息汇总来看就是今明二年。另一方面,靠微调只是权宜之计,只能将房地产崩溃的时期延后,无法真正阻止房地产崩溃的结局。因为中国错失了2009年初对房地产调控的最佳契机。现在即使靠微调也拯救不了高房价崩溃的结局。(中国证券)

张平:每日经济智库专家,现任职于上海富大集团公司,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国际金融系。当民众面对财经事件迷惑不解,而专家学者又不便点出事实真相时,草根财经专家便有了揭示真理的历史使命和需求。


南充碧桂园天玺湾户型图
新湖南大厦开盘动态
四川成都公园世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