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静夜踱步

2018-09-15 11:01:01

月色朦胧,山峦似戟。

一个人在布满青苔的山间小径踱步,幽静极了,你担心柔软的松针落地会发出滚滚惊雷,你怀疑美丽的蝴蝶扇动翅膀会旋起丛林风暴,你害怕如裾的青叶在空中翩跹会惹得鹰鸣虎啸。

一个人在布满青苔的山间小径踱步,喧闹极了,你会听见鞋底与碎石相击而歌,你会听见满天繁星呢喃耳语,你会听见四周山林土地发出熟睡的鼾声。

一个人在布满青苔的山间小径踱步,惬意极了,你能感受到亿万轻盈的月光羽毛踏浪汹涌而来,你能感受到时光像河流弯弯曲曲流过岁月的峡谷,你能感受到曾经遗失的美好仍如金屑闪烁在记忆的沙滩。

一个人在布满青苔的山间小径踱步,思绪纷杂,那倒影在清溪里的浣衣女,是否还在棒槌敲打石板的歌唱中洗濯自己的心事?那荡舟于碧波捕鱼的老翁,是否还在煨一碟鲈鱼就着一壶老酒的醇香品味岁月的沧桑?那在沙地嬉戏追逐的童伴,是否还在欲藏又露的避匿中参差于伙伴的臂旁?

一个人在布满青苔的山间小径踱步,思乡情切,我知道岁月的风沙会磨掉村庄光华的容颜,落花流水会卷走惆怅的歌吟,但我相信爬满葳蕤枝蔓的小屋,仍会透出一豆暗红的灯光,经年不熄。一豆暗红的灯光,是母亲苍凉的泪珠,一滴苍凉的泪珠,是世界上最深的海洋。

一个人在布满青苔的山间小径踱步,思虑绵长,“河出潼关,因有太华抵抗而水力益增其奔猛;风回三峡,因有巫山为隔而风力益增其怒吼。”生命的河流,因受阻击,才有惊涛拍岸的壮美,才有超越高山峡谷的壮观,才有未来无边无际的壮阔。

一个人在布满青苔的山间小径踱步,直到乡间小路奏响农民披星戴月为生计奔波的琴音,直到清脆的蛙鸣震落满天璀璨的星汉,直到乳白色的雾霭渐渐消隐古老而常新的红日冉冉升起。

专业制造
广州休闲系列服饰
世茂钱塘天誉位置交通图-杭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